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产经观察 >> 正文

产经|长城影视折戟A股,都是实景娱乐惹的“祸”?

2021-03-30  来源: 网易   浏览量:
长城影视终止上市,160亿元市值转眼化作云烟。

本网讯:长城影视终止上市,160亿元市值转眼化作云烟。

  

日前,长城影视发布公告,宣布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公司股票于3月22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此前,长城影视股票已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触发1元面值退市的股权交易规则,被深交所决定终止上市。

  

作为昔日的“影视借壳第一股”,长城影视一度风光无限。时至今日,缘何沦落至败北A股?

  

  疯狂腾挪 埋下隐患

  

从2014年到2021年,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影视”)在资本市场徘徊的7年时间里,就像坐过山车一般经历了顶峰与低谷。

  

长城影视成立于1999年1月,当时的注册资本约5.25亿元人民币,主要从事影视剧的投资、制作、发行以及广告营销和实景娱乐等,其主要产品及服务涉及影视行业、广告业、实景娱乐,因产出过《东方红》《红日》《隋唐英雄传》《武则天秘史》《太平公主秘史》等多部爆款影视作品而名声大噪。

  

2014年,长城影视以22.9亿元通过江苏宏宝借壳上市,被业界称为“影视借壳第一股”。值得一提的是,长城影视还是首家在主板上市的影视公司,股价甚至连续拉出12个涨停,上市后不久股价就暴涨4倍,可谓风光无限。

  

高光时刻下,长城影视也滋生出资本扩张的野心。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7年底,长城影视共斥资28.79亿元收购了18家公司,其中包括6家广告公司、9家旅行社和3家实景娱乐公司。

  

“其实,长城影视从2017年开始,其盈利就以广告收入为主,作为一家靠影视起家的公司,长城影视后期明显缺乏打响市场的代表作品。加之在上市之后就开启大规模的资本运作,不断进行各种腾挪操作,其盈利能力变弱也让融资成本承担了较大风险。”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腾挪是资本运作的常见手段,也非常考验经营能力。显然,长城影视的一系列收购与并购,让其在叱咤资本市场的同时也埋下了风险隐患。

  

好景不长,2018年底,长城影视净利润亏损3.55亿元,这也是长城影视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同年,其公司商誉账面价值更是高达13.5亿元,占净资产比例达148%。2019年,亏损持续扩大,金额逼近10亿元。

  

除了上述激进式地腾挪操作,长城影视在时运上似乎也差了一点儿。近年来,影视传媒市场竞争日渐激烈,呈现白热化趋势,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强烈冲击,不少老牌影视公司折戟资本市场。“影视传媒第一股”印记传媒、“创业板一哥”乐视网相继于2019年和2020年退市。如今,长城影视成为了退市榜上新添的一家A股市场退市公司。

  

“疫情一度让影视产业停摆,外部环境因素加速了长城影视的退市步伐。”在影视行业从业多年的郑雪楠告诉记者,长城影视投资甚广,但各行各业都受到了疫情的冲击,这让长城影视的现金流更加雪上加霜。

  

实景娱乐投资打了水漂

  

事实上,长城影视早在A股挂牌后就不再满足于影视业发展,而是向其他行业迅速扩张以谋取更大的市场利益。长城影视将文旅产业视为转型的重要路径,更在2015年不惜斥资3.35亿元收购诸暨影视城100%股权,并于次年将该业务定位为实景娱乐,试图以此撬开文旅产业的大门。

  

据了解,诸暨影视城于2011年开建,2013年开园试运营。主要景点由太和殿、太极殿、民国街、明清府邸、紫石街、韶山故居、城墙、白塔寺、大雄宝殿、西花厅、鸳鸯楼等多处影视拍摄景观组成。

  

长城影视方面表示,影视行业对影视拍摄基地需求越来越大,而诸暨影视城地处交通便利、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具有良好的区位条件,也可为其影视剧出品提供拍摄制作场地。此外,公司收购诸暨影视城的初衷也正是看中实景乐园的旅游和娱乐性能为其增加收入来源,增强其影视作品的影响力。

  

此外,长城影视还大手笔收购了上海海鑫国际旅行社、南京四海一家旅行社等9家旅行社各51%的股权,试图通过旅行社为诸暨影视城进行游客导流。

  

然而,长城影视的如意算盘并未打响,甚至是满盘皆输。诸暨影视城被收购后,基本常年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诸暨影视城营业收入为682万元,营业利润为亏损1338万元,净利润为亏损925万元;2018年1—9月,诸暨影视城营业收入为362万元,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为亏损925万元和亏损683万元。

  

为及时止损,2018年,长城影视宣布以不超过3亿元的价格出售诸暨影视城。这一售价远低于其买入价格,加上每年的人工费、维修成本、宣传费用等,长城影视损失惨重,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明明一手好牌,为何最后却打得稀烂?

  

“全国的影视城何其多,而诸暨影视城并无亮点。仅靠旅行社导流客源极为有限,效果甚微。只有卖得好的景区才能吸引游客,旅行社也只会顺着游客的喜好来设计产品。”周鸣岐认为,长城影视的操作看上去是形成了“影视+营销+实景娱乐”这样的产业链闭环,但并未真正发挥互补作用,只是“花架子”而已。

  

“长城影视斥巨资大肆收购旅行社来配合拉客,这就是白花钱。”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目的地及产品本身足够好,自然会吸引游客。“长城影视收购的都是一些小旅行社,本身客流量就十分有限,而且现在的游客更看重自主选择,不是你拉他们去哪儿,他们就去哪儿。游客引流本身就不符合市场规律。”林焕杰说。

  

从诸暨影视城的收入构成来看,主要由游客门票、商铺出租以及为电影电视拍摄提供场地服务三部分构成,其中游客门票收入仍旧占据主导地位。

  

“诸暨影视城只搭建了可供剧组拍摄、供游客参观的硬件,缺乏内容和服务体系的建设,无法与游客进行互动,整个影视城实际上并没有进行综合性运营。”时代文旅战略营销顾问公司董事长熊晓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大众旅游发展至今,游客的心态早已发生变化,由最初的观光式1.0版本、到主题公园式2.0版本,再到现在的沉浸式体验的3.0版本,而诸暨影视城仍旧停留在1.0版本的时代。

  

  横店影视城一角。人民图片

  实景娱乐:红海还是蓝海?

  实景娱乐并非想做就能做。

  

随着影视产业的迅猛发展,影视城遍及全国,其中较为出名的有浙江省东阳市横店镇横店影视城、宁夏银川西郊镇北堡西部影视城、河北省保定市涿州市涿州影视城等,不仅是各大剧组常年拍摄的取景地,更被列入当地知名景区。

  

回头再看诸暨影视城,在2020年10月仍旧未逃出被拆除而草草收场的命运。为什么同样都是影视城,命运却大不相同?

  

在周鸣岐看来,横店影视城成立至今仍屹立不倒,早已形成非常完备的产业链体系。“横店系内包含了六家上市公司,实力本身就不俗。横店影视城的持续开发离不开背后强大的资本支持,同时横店影视城良好的现金流也充分反哺了横店集团的发展,二者形成良性互补关系。即便去年因为疫情,影视产业与旅游业双双受到重创,横店影视城仍有现金流支持,抗风险能力较强。”周鸣岐还提到,横店影视城因为开发较早,因此园内历朝历代布景齐全,后期随着高科技特效的崛起,又投资了大量高科技摄影棚,包括演员、道具、后期、融资、发行等影视产业链非常齐全,剧组只要带着剧本去就能完成整个影视剧制作。“产业园不断扩建和完善并形成生态闭环,这是横店的优势。”周鸣岐说。

 

 对此,林焕杰表示赞同。他认为,横店影视城不仅可以为前往当地拍摄的剧组提供一条龙服务,更有大量的群众演员资源,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后期还建立了“梦外滩”这样的再现老上海十里洋场旧时风情的集影视主题乐园、影视拍摄服务、旅游休闲度假酒店以及综合服务为一体的特色文化主题景区。

  

尽管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国内目前现有的各类电影城、影视基地、电影小镇已能够满足影视产业的拍摄需求,但仍旧有不少资本看好该市场,正在建设的有陕西西安丝路国际电影城、四川成都影视城以及广东韶关的粤北影视基地等。

  

像影视城这样的所谓实景娱乐究竟是红海还是蓝海?

  

“这很难说,不能简单判断是红海还是蓝海,虽是同类产品,但产生效益却不一样。比如美国的西部世界,它的沉浸式体验是未来实景娱乐的终极业态,能够做到这样的消费业态,就是蓝海市场;国内影视基地若仅停留在观光场景、布景或租赁戏服拍照的旅游1.0或2.0阶段,毫无疑问就是红海市场。”熊晓杰指出,国内某些做实景娱乐的运营方并没有景区的运营经验,也没有掌握文旅行业的基本规律,仅靠简单拼凑和叠加,专注于建设容易模仿和抄袭的硬件。但对内容的打造、线路的设计以及商业模式的构建,都是需要花大功夫深入研究的。“在很多情况下,做这些项目投资的人对文旅行业的顶层逻辑缺乏了解,对文旅行业也缺乏基本敬畏,总是觉得文旅行业很简单,没有洞察消费市场的变化。”熊晓杰无奈地说。

(责任编辑:张旻)

内蒙古金融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金融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金融网)”的作品,内蒙古金融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Copyright © 2021 Nmgj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内蒙古金融网版权所有

邮箱: cfp05@163.com   联系电话: 0471-4952235   传真: 0471-4952269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蒋   利   电话: 18686014277

                        内蒙古若辉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文静  电话: 18404823333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蒙ICP备08100000号-1

·内蒙古金融网络传媒中心 中国网通集团提供宽带支持  技术支持:微邦网络


金融内蒙古微信公众平台

内蒙古新金融研究院
蒙域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