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供应链金融 >> 正文

供应链金融场景“吸睛”央企

2019-11-04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浏览量:
近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了一则产权项目信息。成都惠融易达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融易达”)将转让100%股权。

      本网讯:近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了一则产权项目信息。成都惠融易达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融易达”)将转让100%股权。信息显示,该企业为国有全资企业,股东为鞍钢集团旗下的成都天府惠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府惠融”)。截至今年7月31日,惠融易达净资产账面价值2967.47万元,评估价值3210.7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股权转让的过程中,天府惠融特意保留了正在开发中的供应链金融BaaS区块链服务系统。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就公司运营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平台的优势等问题向天府惠融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应。


  多家央企入局


  根据产权交易所披露的信息,惠融易达2018年营业收入625万元、净利润331万元;2017年营业收入728万元、净利润243万元。今年截至7月营业收入224万元、净利润94万元,以此推算,今年的营收与净利润都较上两年有所减少。


  另一方面,资产评估报告中显示,惠融易达与成都九宽科技有限公司(乙方)、西南财经大学(丙方)签订的《供应链金融BaaS区块链服务系统联合研发》合同,开发内容为支撑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的上游业务中三个主要模块(电子凭证、应收账款融资和票据融资)。目前处于开发进行中,尚未投入使用。


  根据被评估单位提供的《合同主体变更协议》经研究决定,惠融易达的母公司天府惠融,将取代原合同中约定的甲方的权利与义务。甲方根据原合同已经支付给乙方的技术开发费用,乙方无须返还,并由天府惠融向乙方支付剩余的技术开发费用。


  此外,纳入此次无形资产的有:深圳惠融诚通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与评估单位为同一控制下关联企业,以下简称“惠融诚通”)与惠融易达签订的《天府惠融金融综合服务平台转让协议》,协议约定惠融诚通无偿转让天府惠融金融综合服务平台给惠融易达,惠融诚通与积物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签订的《天府惠融金融服务平台协议》继续有效。


  记者注意到,尽管上述信息显示区块链供应链的系统仍在研发中,但就在今年9月,鞍钢集团旗下的攀钢与成都天府惠融举行了攀钢智慧供应链金融系统服务平台启动仪式。那么,该智慧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是否上述的天府惠融金融服务平台?


  对此,天府惠融方面告诉记者,该智慧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即天府惠融金融平台。而此次惠融易达转让的业务是另一块网贷的业务,供应链金融的业务将继续保留。以此判断,在原有的互联网金融布局中,公司将更加侧重区块链供应链的发展。


  事实上,鞍钢集团还是一家供应链金融平台“中企云链”的股东。根据天眼查,平台运营主体中企云链(北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注册资本3.6亿元,由中国中车(7.220, 0.01, 0.14%)、中国铁建(9.660, 0.03, 0.31%)、国机集团和北京首钢等大型企业联合发起设立,23家股东中大多数为国企,另有少数几家有限合伙基金。


  而在10月21日,中国重型机械公司、中海投资、厦门国贸(7.330, 0.04, 0.55%)投资及中铝资本4家公司同时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将转让拥有的共计13.889%的中企云链股权。


  此次股权转让,是否会对中企云链后续的运营或发展策略造成改变?中企云链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公司暂不方便接受采访。


  那么,此次转让背后的原因可能有是什么?五道口供应链研究院院长鲁顺告诉记者,在中企云链的股东中,不少企业近来也自己运营了区块链供应链平台。在自身已有同类型平台的情况下,或许就产生了退出中企云链的考虑。


  共赢链信息科技联合创始人梁然表示,目前核心企业更多的还是倾向于自己建立供应链平台,不愿意共享自己数据,也不希望把自己的业务放共享平台上。同时,其进一步表示,这一现象在业内常见。目前较为成功的案例基本都是围绕一家核心企业建立供应链金融生态。所以,未来多家核心企业主导搭建的供应链金融平台,会延续类似情况。但由资金方搭建平台并邀请中型企业入驻的模式会有所改变。


  鲁顺表示,中企云链由多家央企主导,并非市场化的企业,盈利并非是其主要目的,更多的是对区块链供应链以及金融科技的探索。记者也在中企云链官网发现,中企云链旨在充分发挥大型国企在产业链中的核心作用,为大型企业提供的供应链金融管理服务是免费的。


  发展仍需突破


  随着“区块链+”的概念瞬间火热,行业中仍然有冷静的思考。面对主题众多的“区块链+”业务,业内也一直有一种“真伪区块链”概念。


  梁然表示,区块链是开源开放的,因此如果仅以是否使用区块链代码作为认定真伪的标准,并不合理,而是应该以能否使用区块链特性开展实际业务、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成本来认定真伪。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鉴于区块链的技术和配套体系仍未成熟,目前该技术应用在部分场景确实还不能真正提高效率。


  那么,怎样的场景或行业适合区块链嵌入?供应链金融与区块链之间的契合点在哪里?


  梁然告诉记者,多方协作的场景最适合。原先中心化的系统,单一参与方容易造假,限制了电子票据的接受程度和流转程度。区块链可以实现多方验证,安全性提高,流转成本降低。由此,核心企业背书的电子票据可以传递的更广,并极大补充供应链金融内的流动性,降低供应链的整体成本。


  鲁顺也表示,区块链虽然不能解决信用问题,但“区块链+供应链”可以解决信任问题。首先,由于目前国内的实体产品存在粗制滥造的情况,许多厂家为了品控或打假付出了高额成本,也延长了交易双方建立信用的时间。而“区块链+供应链”的模式,减少了打假、自查品控、人力物力、耗时等多方面的成本,提高了效率,合作双方能够迅速建立信任。由于供应链金融依托于供应链场景,一旦供应链,特别是实体产品的供应链中应用了区块链,那么在融资、尽调等各方面的成本都能降低,且提高效率。


  那么,从技术层面上,区块链的突破口有哪些?


  众安科技CTO李雪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突破区块链底层技术是多方面的,包括合约引擎、合约语言、共识算法、账本结构、隐私协议、计算模型等,从而解决区块链扩展性、安全、中心化等问题。此外,还可加强区块链与云计算的结合,一方面深入探索垂直领域的区块链SaaS ,包含链的自动化部署、节点管理、节点动态添加、链监控运维等;另一方面以中间件的形式对传统云计算微服务架构进行补充,增加其不可篡改、多中心、自证清白、自带审计等特性。


  如今,央企、互联网科技巨头及中小型科技企业都在加入区块链供应链的赛道,不同主体该如何选择发展道路?



  梁然认为,区块链技术方向很多,核心企业如果选型错误,成本会非常高。因此,技术公司应该突出自身技术先进、系统成熟、开发速度快等优势。


  鲁顺则表示,核心企业主导平台以及科技公司主导平台两种模式都可进行。大型的核心企业在供应链中掌握话语权,构建平台的优势不言而喻。在这样的情况下,委托科技公司做外包,加之涉及不愿意共享数据的考虑,科技企业很难介入。


  但对于一些中小型核心企业而言,构建区块链供应链平台除了需要基础的技术和研发支出外,还有机会成本和交易成本。同时,平台效果的显现还需要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寻求外包。


  其补充道,目前科技企业搭建平台的模式也分为两种,一类是负责搭建系统程序,将程序授权给企业,收取程序费用。另一类是将软件给企业后,派驻人员为企业进行运营和咨询服务,随后按照比例进行分红(比如以共建子公司,按股份比例的形式)。但这两种形式下,核心的数据仍然是掌握在核心企业手中。

(责任编辑:张旻)

内蒙古金融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金融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金融网)”的作品,内蒙古金融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Copyright © 2007-2018 Nmgj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内蒙古金融网版权所有

邮箱: cfp05@163.com   联系电话: 0471-4952235   传真: 0471-4952269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蒋   利   电话: 18686014277

                        内蒙古若辉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文静  电话: 18404823333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蒙ICP备08100000号

·内蒙古金融网络传媒中心 中国网通集团提供宽带支持  技术支持:微邦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