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供应链金融 >> 正文

抢夺万亿市场 辉腾金控深耕供应链金融

2018-11-28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浏览量:
基于仓储物流场景,依托于科技核心竞争力的辉腾金控,仅成立三年时间就在供应链金融领域中脱颖而出。辉腾金控如何抢滩供应链金融这一万亿级的市场?近日,辉腾金控董事长岑鹏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以下是专访实录:

  本网讯:基于仓储物流场景,依托于科技核心竞争力的辉腾金控,仅成立三年时间就在供应链金融领域中脱颖而出。辉腾金控如何抢滩供应链金融这一万亿级的市场?近日,辉腾金控董事长岑鹏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以下是专访实录:

 

  《中国新闻周刊》:如何想到做供应链金融?

 

  岑鹏:我们做供应链金融不是拍脑袋说今天这块热就来了,能挣钱我们就来了。在2015年的时候,我是做物流行业的,怎么在这个过程中去找寻一个新的路,另外往下走应该是什么样子,这些问题让我在当时有了一个规划。

 

  我在2004年的时候读过一篇文章,讲的是UPS的物流。因为刚好UPS在2018年是咱们北京奥运会的全球的物流合作商,全世界物流都通过UPS运到中国来的。当时讲他的这个全球的网络,飞机轮船运输等等。其中在文章里面有一两个段落,说他对他的客户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以及送货过程中的供应链金融的服务。那时候我们还没有供应链这个词,我们不知道怎么理解这件事情。然后我想物流企业还能给他这个客户放贷,挺有意思。

 

  后来我投了一个企业,做电商的平台。当时跨境电商刚开始兴起,我们想到全球找一些好的货源,刚好有个德国的物流企业,通过政府部门推荐,大家做交流合作。

 

  那个企业最早1983年的时候在中国建厂,他是欧洲第五大物流公司。他们来中国是因为1981年的时候,当时咱们国家领导人邓小平和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签署了一个关于合资设立了上海中德汽车制造厂的一个文件,就是现在的上海大众。

 

  这个物流企业是大众的服务商,所以当时当大众开始在中国建厂的时候,他就面临着另外一个问题,从全世界或从德国把汽车的零部件运到中国来组装。这家物流公司就承接了这个工作,所以1983年的时候在中国建立了第一个仓库。这个仓库的工作就是把德国大众在德国生产的零部件运到上海仓库里面,然后在这存放,为上海汽车制造厂生产汽车来提供配套的服务。

 

  车还没有造呢,仓库先建了,这挺有意思的。后来发展到什么程度呢?后来进入到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他就把他所有的车啊,轮船啊,飞机都卖掉了,他只保留了瑞士运钞车这个车队,剩下全都卖掉了,他就只做服务了。

 

  然后他们的仓库里不止能存放东西,还能帮助大众的重型卡车、奔驰重型卡车组装发动机。我们听了觉得更有意思,一个做物流的企业,能在仓库里组装汽车零部件,这个超出我们的理解。一般的物流企业他就是一辆车开着,运东西的,存东西的。后来我们才发现其实包括德国提出这个工业4.0,咱们的中国制造2025,其实大家有一个方向,就是通过这个信息化,通过物联网,让制造业效率更高,损耗更低。这种做法当时就叫及时制造(Just-In-Time)。到今天,物流企业制造零部件这事也不新鲜了,国内很多汽车制造厂都这么干。

 

  我们发现利用仓储和物流,其实是可以为现在的工业制造提供很多的服务。核心是建立在信息的交互,交互形成之后就会为后一步的货物的转移创造条件, 最后伴随的是资金流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中的时候,其实是我们可以为商流(汽车制造厂、手机制造厂就是商流)提供剩下的三流整合的供应链金融服务。

 

  《中国新闻周刊》:要服务于实体经济,我们的资金从哪来?

 

  岑鹏:资金原来是从股东那来的,现在我们开始跟金融机构开始合作。我们前段时间一直在跟银行在谈。相当于利用我们的技术,利用我们的应用场景来帮助这个银行来获取更多的这方面的机会,我们来提供技术的服务。

 

  目前,我们在谈的企业有20多家,有几家已经在合作。

 

  《中国新闻周刊》:是不是也在做自己的闭环?

 

  岑鹏:我们也在努力形成自己的闭环,但是我们这个闭环是相对来说的。对于我们控制风险来说这是闭环,对于业务来说我们是开放的,因为我们的这个数据跟全国排名前20的物流公司都有合作,我们数据向他们开放,他们也向我们开放。苏宁也好,京东也好,包括我们还跟菜鸟也有合作,我们都是相互有数据。

 

  我们跟一个很大的电商背景的物流企业合作。在智能仓储方面有合作,他利用现在管理的仓库中很大的一块面积,作为供应链金融的保管仓。那么这个过程中,他和我们数据进行一个交互。当货物发生任何的波动的时候,我们直接向他的这个管理系统提示,他那边就报警,就开始针对这个情况进行处理。这些其实大家都在做这样的工作。

 

  整个供应链行业其实是一个新兴的行业,从去年政策上面临验明正身,然后到2018年的一些政策开始逐步的落地。等等这些其实如果是单纯以政策落地开始作为时间点的话,也才两年的时间不到,那么全中国很多企业,也都在这两年才开始认知这个行业的。三年前,我们去申请注册供应链服务公司,那时候工商局都没有这个类别,现在都知道怎么注册。

 

  因为这个行业发展时间较短,各种企业都在以不同的形式来进入到这个领域,所以在这个行业中没有一个特别大的巨头出现。当然其实都是一个竞争合作的关系,并不是一个排他性的关系。那么因为这个市场是这样一个特征,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都在进行相互的学习。而且包括像这个BAT也好,包括像辉腾也好,甚至包括像怡亚通,包括像海尔这些,知名的一些企业都在做供应链。但每一个企业的供应链他都有各有自己的特色。BAT做的供应链也一定是在他们场景下来做的,超出他们的范畴他们是不敢做的。

 

  刚开始跟银行讨论的时候我们是几乎90%的项目都被淘汰掉。但现在我们50%被淘汰掉,提高了很多。银行也要测试。就是你推过来的这些数据,以及到我们最后判别的过程,哪些东西是我们真正能看到风险的。银行甭管他用什么方式来去鉴别,大家都在关注一个问题,就是关注风险。我们强调说我们不太看重核心企业,我们关注交易本身的东西。换句话说,核心企业是可以倒闭的,现在这种经济环境下,没有一个核心企业是说我100%没有问题的,都可以倒闭的。最重要还是交易本身是不是真的。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有大量的中小企业是属于那种夹缝生存的企业。第一,因为他没有像大型企业的这种强大的资产的支撑。第二,他没有BAT这样的应用场景。 这些也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具体能够帮助到的企业。

 

  《中国新闻周刊》:对企业来说,融资成本是什么样的呢?咱们现在的坏账率是什么样的?

 

  岑鹏:我们讲的数据采集,这个成本是由我们来承担的。我没有增加到这个融资成本上去。就融资服务本身的成本来讲,我们跟其他的机构比起来,费用肯定比银行要高。包括我们将来跟银行合作之后,其实成本也是比银行自己放贷要高的。但银行也是认同我们的数据服务,银行会以这个数据服务费的方式来采购我们的服务。

 

  对于银行来讲,之前不论是地方性的银行,还是全国性的银行,服务对象基本都是中大型的企业。再说直白点,就是大型企业为主。而最需要发展的其实是中小微企业,他们为我们中国创造了将近70%、80%的就业机会,所以这个也是从国家也好,从金融监管部门也好,一直在推崇的一种方式。所以这是我们的方向。

 

  另一方面,银行其实融资的要求是很苛刻的,要求提供房产抵押,要不然就有很强的担保,那对于很多中小型企业他们是做不到这一点的,所以企业愿意为融资来支付多一点成本。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坏账率是0,但我认为这只是刚刚开始,我们系统上线是在2017年,现在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但是我觉得未来行业一定是有坏账的。

 

  银行是一个非常传统,监管比较严谨的一个金融行业,那它有一个巴塞尔协议,其实就是它的坏账率的偿还能力。我们现在供应链金融行业还没有标准,但是我们内部实际上是有考虑的。包括我们在盈利方面,要拨出一块做风险准备金,就其实和金融机构是一样的,要预见未来客户出现做风险上的覆盖。等等这些措施都是让我们健康的成长又能有效的服务实体经济。


内蒙古金融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金融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金融网)”的作品,内蒙古金融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Copyright © 2007-2018 Nmgj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内蒙古金融网版权所有

邮箱: nmgjrw@nmgjrw.com   联系电话: 0471-4952235   传真: 0471-4952269

常年法律顾问:内蒙古伊坤律师事务所 主任 曹文萍 电话:18048338666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蒙ICP备08100000号

·内蒙古金融网络传媒中心 中国网通集团提供宽带支持  技术支持:微邦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