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房产 >> 正文

改革开放40年|住房变迁见证内蒙古经济发展

2018-11-26  来源: 北方新报   浏览量:
改革开放40年来,从土坯房、砖瓦房、筒子楼到单元房,再到如今的小高层、复式住宅、独栋别墅,内蒙古老百姓的房子经历了从自建、福利分配到个人消费的巨大转变,住房越来越宽敞,越来越舒适。住房的变迁,也折射出内蒙古经济的蓬勃发展。

本网讯:改革开放40年来,从土坯房、砖瓦房、筒子楼到单元房,再到如今的小高层、复式住宅、独栋别墅,内蒙古老百姓的房子经历了从自建、福利分配到个人消费的巨大转变,住房越来越宽敞,越来越舒适。住房的变迁,也折射出内蒙古经济的蓬勃发展。


即将消失的土坯房


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土坯房是人们的栖息之所。家住呼和浩特市土左旗塔布赛乡铁帽中心区双号村的张四虎今年59岁,当年靠做生意成了村里最先富起来的“万元户”。1996年,张四虎搬离原来居住的土坯房,在村南盖起了4间宽敞明亮的大瓦房,如今又在呼和浩特市买了一套90多平方米的楼房。说起六七十年代居住的土坯房,张四虎至今还记忆犹新。


“我们小时候住的都是土坯房,木头窗,上面是纸糊的窗花,下面是方格子玻璃。那时候,谁家盖房子,全村的壮劳力都要出动帮忙,有的和泥,有的拓土坯,大家都是业余的,只有一个泥瓦匠帮忙指导。”11月17日,张四虎告诉记者,房子结实不结实,就看土坯拓的好不好。一般是用黏性比较好的黄土和上麦秸打碎,然后加入水搅拌成泥。帮忙的壮汉们挽起裤管,穿上雨鞋在泥中不断地踩,直到黄土和麦秸完全黏在一起,再将泥巴倒入事先准备好的模具里,压实,制作成一尺二长、二寸厚的土坯。晾晒干透,便可以拿来砌墙了。墙砌好了,就开始上梁、置椽檩,上面再铺上芦苇扎的帘子,然后在房顶和墙上抹一层泥。晾晒数月到一年半载,便可以入住了。


“以前盖房子从打地基、拓土坯、砌墙到上梁铺顶,一整套工序下来没有一年半载是完不成的。如今技术先进了,坚固的青砖红瓦代替了原始的土坯,预制板代替了芦苇帘,地基也全是混凝土浇灌,盖几间砖瓦房,十天半个月就能完工。”张四虎说。


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步伐加快,像张四虎一样,呼和浩特周边地区不少人家都搬出了土坯房,住进了宽敞明亮的砖瓦房或者搬到城里安了家,土坯房已经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成为了一个年代的记忆。


最后的筒子楼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城镇居民的住房实行的是由企事业单位主导的福利分房制度。简易平房、筒子楼是这一时期主要的住宅形式。回民区工农兵路以东矗立着城市里最后一片筒子楼,是周边齿轮厂、阀门厂、橡机厂等厂子的职工福利房,目前已经被纳入工农兵路筒子楼棚户区改造项目。11月18日,记者在工农兵路采访发现,筒子楼上下三层,一层住着十几户人家,斑驳的墙壁、幽深狭长的走廊、吱呀作响的门窗……与远处的车水马龙与高楼大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行至其间,仿佛穿越了历史时空一般。


71岁的郭拉弟现今住在工农兵路以西的阀门厂小区,一街之隔的筒子楼,承载着她半生的记忆。“我在筒子楼住了30多年,直到2000年以后,凑够了4万块,搬至现在的小区,拿到了人生中第一张房产证。”说起筒子楼的故事,郭拉弟打开了话匣子。她告诉记者,她的老伴原是阀门厂的职工,1976年参加的工作,工作几年后,赶上运气好,单位给他们在12号筒子楼分了一间房。12.45平方米的小空间,两根长条凳子上架一块木板,就是一张简易的床。旁边摆一个板箱、一个碗柜,这就是家里的全部家当。由于住房条件有限,家家户户把锅台都盘在了走廊里。一到饭点,走廊里叮叮当当切菜声、锅铲碰撞的炒菜声,交织出一曲烟火气十足的锅碗瓢盆交响曲。


“上下班进进出出都是老熟人,谁家做了好吃的,总要给左邻右舍端上一碗。”郭拉弟回忆,唯一不好的是没有暖气,没有下水,上厕所要到几百米远的公厕,非常不方便。


“现在政策好了,筒子楼终于提上了拆迁改造的日程,政府补偿了我一套60多平方米的新房子,现在就等着房子交工拿钥匙嘞。”郭拉弟乐呵呵地说。


奢侈的单元房


比起筒子楼,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建起的单元房要升级了好几个档次,或一梯三户,或一梯两户,不仅面积大了,各种设施也相对完善,也有了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


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山丹街一毛小区是80年代后期比较流行的单元房。在这里居住了近30年的杨爱贞是原内蒙古第一毛纺厂的职工,从16岁进入毛纺厂工作到退休,杨爱贞见证了内蒙古毛纺业从繁荣走向没落的全过程。“分房要论资排辈,根据职工的岗位、工龄、职称等进行综合考核。由于僧多粥少,也为了公平起见,分房委员会不得不挪到包头去开会决定房子的归属。在张榜之前,分到房子的职工不能到处声张,走漏了风声不仅指标没了,还要挨处分。”11月19日,记者在杨爱贞家里采访时,她一边给记者倒水一边说。记者注意到,房子不到60平方米,厨卫一体,两居室,客厅显得狭窄而局促,只能勉强摆开一张方桌。尽管如此,在当时却是相当奢侈了。


杨爱贞回忆,她当时在计量科工作,每个月的工资90多元钱。1988年底交房的时候需要付2000多元的基础费,还是家里几个兄弟姐妹七拼八凑才帮她拿到了房子钥匙。


与一毛小区一样,2000年之前的大部分小区都是以单位冠名的福利房,诸如牧机所小区、土地局家属楼、呼市党校家属楼、半导体厂宿舍楼、邮电家属楼等等,只看小区名字,几乎就可以断定小区的业主是哪里的职工。直到1998年,福利分房制度被取消,住房才开始进入市场化。(责任编辑:张旻)

内蒙古金融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金融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金融网)”的作品,内蒙古金融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Copyright © 2007-2018 Nmgj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内蒙古金融网版权所有

邮箱: nmgjrw@nmgjrw.com   联系电话: 0471-4952235   传真: 0471-4952269

常年法律顾问:内蒙古伊坤律师事务所 主任 曹文萍 电话:18048338666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蒙ICP备08100000号

·内蒙古金融网络传媒中心 中国网通集团提供宽带支持  技术支持:微邦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