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高层声音 >> 正文

赵留彦:防范金融开放进程中的系统性风险

2021-03-29  来源: 内蒙古金融网   浏览量: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强调了防范金融风险,“完善金融风险处置工作机制,压实各方责任,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本网讯: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强调了防范金融风险,“完善金融风险处置工作机制,压实各方责任,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近年来,我国在金融领域的改革和开放方面出台了多项举措,开放的领域和力度明显扩大。金融开放过程本质上是引入外部竞争,良性竞争会改善金融机构的运营,提升资源配置效率,促进经济增长。不过,金融开放也使我们面临更为复杂的金融环境,给我国的金融风险防控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金融开放主要包括两方面:金融市场开放和资本项目开放。前者是指允许外资机构在本国从事银行、证券和保险等金融业务,以及允许本国金融机构在其他国家从事这些业务。后者是指允许资本跨境自由流动,允许本外币之间的自由兑换。金融开放背景下,国际金融市场的波动和发达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变化都会直接冲击对我国的金融市场。上世纪80年代金融自由化浪潮以来,伴随着金融开放不少发展中国家发生了金融危机,例如90年代的拉美金融危机和亚洲金融危机。有学者研究了24个发生金融危机的经济体,其中有13个在危机发生前5年内扩大了金融开放。由此可见,金融开放过程中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不容忽视。


风险体现

一、放大金融机构经营风险。封闭条件下,由于缺乏竞争,金融机构效率往往较低。开放条件下,市场准入限制被降低后,国外一流金融机构强有力的竞争将抢夺国内金融机构的优质客户和业务。在竞争压力下,国内金融机构的利差降低,利润下降,风险抵御能力也很可能会下降。


二、加剧金融体制的脆弱性。金融市场开放后,金融机构的资本来源和运用,资金清算和信用评估都成为全球性活动,产生连锁性风险事件的概率加大。金融开放后,投资者对利率、汇率等市场变量的灵敏性大大提高,国际资本流动会带来外在国际金融危机的传染,为金融风险爆发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三、削弱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根据国际金融学中著名的“不可能三角”,资本跨境自由流动条件下,固定汇率和独立货币政策不能兼得。维护汇率相对稳定便意味着通过调节货币工具来稳定金融市场的政策空间将大为受限,维护金融稳定的难度增加。不仅如此,资本自由流动条件下,货币政策稳定物价和宏观经济的能力也将受到严重削弱:投机性资本涌入会造成宏观经济过热和通货膨胀,产生资产泡沫;反之,资本大量外流则导致本币迅速贬值,资产价格下跌,甚至酿成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


四、带来金融监管方面的全新挑战。金融开放条件下,金融机构的多样性和金融交易的国际性提高了监管者获取信息的成本。例如获取境外投资人信息时,监管机构将面临外国银行保密法、监管主权等障碍,难以获取金融机构的信息以及进行现场监管。金融开放还会导致大量监管空白。此时金融产品(例如衍生品和结构化产品)变得异常复杂,监管范围往往落后于新型金融业务的发展。各国的金融监管规则和执行力度不一,不仅给跨国金融机构管理造成不便,也给国际资本留下了套利空间。


风险防范

一、防范风险关键在于提高中资金融机构的竞争力。与外资金融机构相比,中资金融机构的投资能力、风控能力以及综合管理能力都有明显欠缺。长期在封闭市场和利率管制之下的中资机构跟久经风雨的国际金融机构同台竞争,挑战可想而知。即便仅着眼于国内市场,中资金融机构也存在不少问题:一是承担着很多政策性职能,例如开展普惠金融、支持重大项目和补短板项目、支持中小企业融资。二是公司治理问题,不少机构“三会一层”职能不清,员工利益不能和机构发展绑定,开展业务往往不是以创造价值为目标。提高中资金融机构的竞争力、建设规范透明的市场体系,是防范涉外金融风险的第一道防线。扩大开放本质上要与深化改革同步推进。对内改革的进展决定了对外开放能够走多远。如果对外开放与对内改革的步伐不相适应,那么金融开放极可能会引发潜在风险,这是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金融危机的重要教训。


二、深化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提高宏观调控能力。开放跨境资本流动情形下,利率工具是调节跨境资本流动的重要价格手段,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的透明度和可信度,对于引导预期、调节国际收支和宏观经济具有重要作用。同时还应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管理。在资本流动监测基础上研究突发危机事件的应对预案,尤其要防范跨市场的危机传染。金融开放不能一放了之,离不开运用市场化的手段管理跨境资本流动。


三、建设与金融开放相匹配的监管能力。从监管方面看,应确保监管能力和对外开放水平相适应,加强金融风险的监测、评估和预警。第一是加强对金融体系和金融机构的信息搜集及统计分析,密切关注市场流动性状况、信用风险事件等,提高风险评估的科学性。第二是建立不同监管部门之间、金融部门与实体部门之间的风险联防机制,重点关注非金融部门偿债能力及金融体系的风险抵御能力、流动性状况等预警指标。第三是健全国际资本流动管理体系。当前主要大国货币政策分化,热钱流动规模庞大。应逐步减少对传统管理手段的依赖,更多运用汇率、利率、税率等价格工具调节跨境资本流动。


四、不可忽视金融开放中的技术风险。目前国内金融机构在积极推进信息化建设,但信息技术系统总体还比较薄弱。很多中小型金融机构在软件方面投资不大,而大型金融机构往往自己成立科技公司搞自主研发,缺乏技术整合。这使得中国的软件服务产业落后于海外,大量软件不得不依赖国外商家,甚至大型金融机构的数据存储也在国外。如果中资机构的软件技术无法与外商竞争,潜在的技术风险将会永远难以消除。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防范金融风险需要“加快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稳步推进金融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国产化”。(稿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宿波)


内蒙古金融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金融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金融网)”的作品,内蒙古金融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Copyright © 2021 Nmgj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内蒙古金融网版权所有

邮箱: cfp05@163.com   联系电话: 0471-4952235   传真: 0471-4952269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蒋   利   电话: 18686014277

                        内蒙古若辉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  李文静  电话: 18404823333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蒙ICP备08100000号-1

·内蒙古金融网络传媒中心 中国网通集团提供宽带支持  技术支持:微邦网络


金融内蒙古微信公众平台

内蒙古新金融研究院
蒙域在线直播